作者:首席经济学家 胡旭成

 

一、 多维度空间

如果宇宙空间今天在扩张,那么从前的宇宙必然比现在要小。在很久很久之前的某一刻,我们今天看到的所有东西,包括每个行星、每个恒星、每个星系,必然是先被压缩成一个无限小的点,然后向外扩大膨胀,演变成今天我们所知道的宇宙。

 

 

我们都习惯于引力只能做一件事,将物体彼此拉近。但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引力也可以把物体分开,如果宇宙空间包含一种不可见的能量,那么这些能量造成的引力就会产生排斥效果。暗能量的斥力强到加速空间的扩张,70亿年的时间速度越来越快。

大爆炸理论的诞生精彩的解释了由点到空间的演变,但大爆炸理论并没有说明膨胀的空间会演变向何处。没有人能说清膨胀延续的时间,按照暗能量的推论,宇宙的持续扩张迟早会再次出现爆炸,塌陷到一个点转而继续扩张。

也许并不是每一次的膨胀爆炸都会有我们这种形态的生命存在,只有一种解释,暗能量可以创造出极多数量的其他宇宙,一个多重宇宙。我们这种形态的生命出现的条件在哪里成熟,我们就在哪里出现。

19世纪末,美国哲学家与心理学家威廉·詹姆士提出了多重宇宙论,在我们的宇宙之外,很可能还存在着其他的宇宙,而这些宇宙是宇宙的可能状态的一种反应,这些宇宙可能其基本物理常数和我们所认知的宇宙相同,也可能不同。

直到1968年,意大利理论物理学家加布里埃莱·韦内齐亚诺提出了弦理论的雏形,结合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为万有理论。弦理论用一段段“能量弦线”作最基本单位以说明宇宙里所有微观粒子如电子、夸克、中微子都由这一维的“能量线”所组成。弦理论学说不只描述了弦状物体,还包含了点状、薄膜状物体,更高维度的空间,甚至平行宇宙。

 

 

把宇宙爆炸论与弦理论结合起来,可能存在的宇宙数量无法想象。通过膨胀,一个接一个的大爆炸将弦理论中数量众多的可能存在的宇宙变成实际存在的宇宙。而那些因为拥有我们这种生命形式的宇宙就成为了我们栖息的宇宙。

 

二、 多维度思考

我们生活的、所能看到的空间是立体的,既有天地,又有南北东西,就像几何图形的长宽高,三个维度组成了现实的世界。很显然世界并非诞生伊始就是有维度的,最开始和宇宙一样,由点到线、再到面,可以想象最初的点是绿色的,蕴含生机。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东方哲学也在用相同的理论描述了一个立体的世界,这个立体的世界从未停下脚步,在历史的时间线上不断前行。时间就像一种尺度,将过去、现在、未来按照空间的变化记录的完整有序。时间是除了空间以外的第四个维度,立体的世界不仅因此而生动,生命也因为时间找到通向未来的钥匙。

 

 

弦理论问世以后,用三维空间和一维时间来描述现实中的宇宙已经不再足够,基于更多高维度空间的物理学定义正逐渐改变我们的认知。

我们想象一下孩子们是如何画大树的,先画树干再画树枝,最后开花结果。在没画出树枝前树干就是一个四维的画面,空间在一条时间线上顺序前进,不能后退。孩子们开始画树枝,树枝有任意种可能性,在最原始的时间线上可以无限分支。五维的画面出现了,在四维基础上,任意时间点的变化都可以产生任意种可能性,每种可能性会产生一条新的时间线。

打个比方,如果一个人毕业了没有选择去当医生而是去当律师,那么两条时间线将没有交织,你要想去看看医生的时间线是什么样,就必须再回到那个时间点,沿着医生的时间线走到现在。

这其实就是平行宇宙的概念,如果六维能使五维任意时间点上的任意时间线通过改变引力或重力使五维扭曲而相交,那么这个人将直接穿越到医生的时间线,从而不必再回到改变决定的那个时间点重走时间线。

 

 

再举个例子,假设蚂蚁从一张纸的最左边爬到一张纸的最右边,可能需要一些时间,但如果我们把这张白纸卷起来,将最左与最右对接上,蚂蚁一步就实现了本来需要很长时间的跨越。根据广义相对论,空间是弯曲的,如果能借助更高的维度,那么就节省了很大的距离,从而提高了效率。在量子物理模型中,多维空间中这种很近的通道又被称为虫洞。

六维的扭曲会让空间再次回到奇点,无数个这样的点充满的空间会再次形成一条时间线,也就是六维的空间在七维的时间线上滚动前行。这与三维四维构成的时间线一样,多重宇宙组成的空间同样在一个时间线上前行。

八维就是在七维线上任意点会产生任意个宇宙,或与我们相似,或与我们完全不同,同五维一样,这无数个宇宙的可能性是不相交的,如果要穿越,需要先回到七维线上的任意点再选择另一个可能性的宇宙重走时间线才行。九维同六维差不多,就是通过改变引力或重力使八维扭曲而使不同可能性的宇宙时间线相交,达到直接穿越平行宇宙的能力。

多维度的空间是存在共性的,一维二维三维、四维五维六维、七维八维九维都是同一个规律,只不过时间线上的空间质量不同,空间如果离开时间则静止不动无法前行。

蚂蚁的例子告诉我们,维度一旦被扭曲,现有的效率将大幅提升,这种推动维度扭曲的力量显然是巨大的,物理学上称之为虫洞,其能量来自于宇宙间的暗物质。正是这种力量正在加速宇宙膨胀,使星际的距离越来越远。

 

 

从哲学的角度看,宇宙间的暗物质更像是宇宙间的一种超级共识,是宇宙内在运行的规律,其力量足以将现有的维度带进更高一层的维度。

更高的维度不仅仅提升了效率,对于更低的维度打击也是致命的。我们举一个绝对隐身的例子,普通的隐身仅仅是指一个事物不发光、不反光而使得别人无法看见它,但任何人都可以摸到它。绝对隐身下的物体却是既不能被看到,也无法被摸到的。

如果把蚂蚁假设为只能在两维的地面上移动的生物,再假想有一只能在三维空间中自由活动的蜻蜓飞在蚂蚁的上方,那么蜻蜓可以看见蚂蚁,蚂蚁却无法看到或摸到蜻蜓,蜻蜓就对蚂蚁实现了绝对隐身。同样的道理,如果一个人能够在多维空间中自由运动,他就可以对那些只能在三维空间中自由移动的人做到绝对隐身。

这个穿梭于多维空间的人类显然得益于宇宙间的超级共识,高维共识展现出的能量、效率是低维度所不能比拟的,高低维度也因此产生了不同的效应。为了追求这种超级共识的力量,人类正将一个古老的梦想变为现实。

 

 

古希腊荷马史诗中的铜制机器人塔洛斯是世界上第一个拟人机器人,它在在特洛伊战争中负责守卫克里特。犹太人传说中有生命的泥人,印度传说中守卫佛祖舍利子的机器人武士,中国的兵马俑,达芬奇的机器人武士等等。

历史的尝试都体现了人类复制、模拟自身的梦想,进入21世纪,强AI正在重新界定人与机器的关系。共识再一次将人类推向了维度扭曲的时间点,沿着这条时间线,强AI的社会形态,独立的经济个体、法律个体,将成为高维共识的基础。

 

三、 多维空间与积分

从多维的空间一直延伸到我们立体的世界,都存在着共识的力量。暗能量的共识扭曲了高维度的空间,战争与货币的共识更推动了立体的世界不断变迁。

二战结束距今不到一个世纪,战争的残酷使人类更愿意相信那只是一段历史,为了竞争与发展同样久远的货币便成了最有效的共识工具。货币的发展有其自身规律,每一次新旧信用的交替都顺应了趋势的变化,就像黄金替代贝壳、美元体系取代金本位。

如今,数字信用的诞生被视作又一次货币共识的重塑,像每次变化一样,虽然看似顺势而行,但其过程无不竞争异常。

当下,加密货币、稳定币夹带着自身的不足向传统货币体系发起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根基虽未被动摇,但趋势的天平已经慢慢倾斜。这种趋势来自于技术的创新、地缘的竞争以及社会的本源。

 

 

加密货币、稳定币之后央行的数字货币来势汹汹,在现有的主权货币体系内、运用新的共识技术,既延伸了传统货币体系又锁定了未来共识的重塑。单一寡头企业发行的信用瞬间被取代,站在空间任意变化的时间点上,竞争进入了加速换挡期。

其实企业的信用是很难完全替代主权信用的,这基本上是由于货币体系中心化的共识所决定的,对于任何形态的民众来说,使用一个国家的信用作为支付工具比使用一个企业信用作为支付工具更为有价值。不过,企业的信用并非价值全无,互联网的发展让支付场景大量转移至线上。跨地域性与广泛性是互联网的重要特征,以此为基础的共识可以很好的与中心化共识形成互补。

总之,在未形成统一的数字共识前,发展一定是多元的,即便进入成熟阶段,货币共识也可以是互补的。因为技术的创新已然多元化了支付场景,私营企业参与、主权体系监管显然更符合当下的趋势。

那么,以跨地域性、广泛性为主要共识,不挑战主权中心化共识的企业信用资产,正是我们所能看到未来在货币共识重塑中,唯一可能形成互补且最有发展的一种数字形式。这种突出跨地域性及广泛性的企业信用资产早已被大家熟知,那就是企业向消费者发行的积分。

 

 

积分对于企业是一种资产,很多都记作或有负债或递延资产,积分又具有时效性,到期后这种资产又变回企业的利润。对于消费者,积分的认知程度非常高,具有天然的广泛性基础,加之很多跨国企业都使用积分作为主要奖励计划,因此,跨地域性也是积分非常重要的一个特征。

积分就像散落在人们手中的一个点,并非看似无形、价值微弱,其能量在于可以通过跨地域性及广泛性形成的超级共识,这种深远影响在未来数字信用的重塑中是无法估量的。想象一下,主权数字货币势在必行、企业中心化数字货币受阻的当下,积分的超级共识特征是不是更具发展呢?

 

未完待续

 

 

论积分交易的多维理论(五)——多维空间与积分【上】

2019-11-18